副军长:中国应发展杀手锏力量达成未来优势

2019-02-08 16:04字体:
  

原标题:副军长:中国应发展杀手锏力量 达成未来优势

在过去的5年时间里,我军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发展快、成果大,但与世界军事强国相比,起步晚、实践少,规模小、力量弱等差距不可回避。未来新型作战力量建设至关重要,要以党在新形势下强军目标为引领,贯彻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,重点发展抢占军事竞争制高点,打赢信息化战争必需的先进力量和手段,在跨越式发展中提升新质战斗力。

新型作战力量是引领军事变革的重要源头

着眼战争形态发展,我们要认清新型作战力量的地位和作用。

首先,它是打赢未来战争的制胜利器。纵观世界军事发展史,新型作战力量始终以“代差”优势,决定着战争胜负走向。冷兵器时代,骑兵力量的出现,成为对垒博弈的利剑;机械化时代,飞机坦克的问世,成为主宰战场的霸主;信息化时代,高新武器的运用,成为打赢制胜的法宝。当前,美俄仍坚持走高端技术优势发展之路,强调确立领先对手的战略优势。由此可见,谁能够在发展新型作战力量领先一步,谁就将在战争中确立制胜优势。

其次,它是推动战法创新的力量支撑。新型作战力量是相对的,具有时代性,不仅是各个时期最新的军事实践,更是开展战法创新的直接驱动。大到军事史上著名的制空权理论、制海权理论,小到闪击战理论、火力战理论,再到现今的空海一体战、精确快速战、网络空间战、远程协同战,从产生到发展,都经历了一样的历史过程,每一战法理论的应运而生,背后都有着相应的新型作战力量支撑。

第三,它是引领军事变革的重要源头。新型作战力量具有特殊的作战机理、独特的作战效能、崭新的作战方式,是推动军事变革的开路先锋。纵观军事变革史,随着新型作战力量的出现,不断推动作战空间,由“三维空间”向“多维空间”变革;体系结构,由“平面陆军”向“立体陆军”变革;作战手段,由“线式作战”向“三非作战”变革;武器装备,由“兵火结合”向“信火一体”变革,引领了世界军事转型,成为军事变革的巨大动能。

确立“敌无我有、敌有我精”的力量优势

近期几场局部战争的实践证明,“全域、远程、联动、精确”,已成为信息化条件下作战的典型特征,为适应未来作战特征需求,必须加快推进多种新型作战力量建设,确立“敌无我有、敌有我精”的力量优势。

要建强空天预警力量。抢占空天作战空间,既是夺取战场态势透明的有效手段,更是建立作战相对优势的重要途径,要依托活动在太空的军用航天武器、侦察卫星,组建空天支援部队,承载侦察感知设备,加强侦察监视、识别定位、信息传递能力,实现全维情报获取、全时信息支援,重点发展融合判读海量数据力量。同时,兼顾发展空天武器,建立太空打击能力,以夺取制空天权。

要提升战略投送力量。我国战略纵深大、应对方向多,国际地位与日俱增,迫切需要建设一支适应强国角色的远程投送力量,有效应对国际局势、维护国家战略安全。要坚持军民融合式路子,立足军地多个部门,统一或依托战略方向建设集铁路、公路、水运、航空、航天于一体的战略投送平台和输送机制,确保遇有情况,军地联动、迅即到位、快速部署。

要拓展无人作战力量。无人作战力量具有适应能力强、反应速度快、工作时间长、功能集成多、可多维空间作战等优势,是降低未来有人作战伤亡的重要手段。当前我军无人飞机建设运用发展较快,但无人车辆、无人舰船、无人潜航器等新兴无人力量建设相对滞后,要加强全面建设,组建专业化无人部队,打造一支既可独立作战,又可与有人部队配合,集侦打评一体的无人作战力量。

网络空间作战是赢得非对称优势的战略手段

除以上三种新型作战力量外,我们还需要融合防空反导力量。未来作战空袭与反空袭,将成为信息化战争的主要形态,贯穿作战全程。要着力发展抗敌远程化、隐身化、高速化、精确化空袭装备,改变现有防空反导力量各成体系、难以融合现状,依托信息网络,将分布于陆、海、空、天、电、网等多维空间的防空反导力量模块编组,统一构建立体侦察、全维预警、尽远拦截、空地结合、层层抗击、设障阻击的防空反导配系,破敌空天威胁。

要建设网络空间力量。网络空间作战是夺取制信息权的重要战场,是赢得非对称优势的战略手段。随着美军“震网”、“火焰”、“舒特”等网络病毒武器的运用,世界主要国家都在筹建“网军”。尽快建设“网军”,是维护国家网络安全和主权、打赢信息化战争的时代命题。要着眼网络强国,坚持军民融合,建设一支集网络攻击、网络防御、信息安全保密于一体正规专业的新型“网军”,夺取制网络权。另外,网络恐怖主义是经过信息网络发酵催化出的恐怖主义新形态,打击网络恐怖主义已成为国家安全、国际政治与国际关系的突出问题,必须开展国家间合作,建立打击网络恐怖主义“国际维和”力量势在必行。

产品分类CATEGORY

联系我们CONTACT

全国服务热线:

地 址:
电 话:
传 真:
邮 箱: